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M.灵焚.PH

不奢望拥有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什么。任凭心灵和思想在思索中扬蹄,在审美中自足。

 
 
 

日志

 
 
关于我

不奢望拥有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什么。任凭心灵和思想在思索中扬蹄,在审美中自足。

网易考拉推荐

夜读灵焚新作《祈求》  

2007-08-29 08:37:14|  分类: 诗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焚年事渐高,所以近日夜来早困,也就出现20多年未见奇迹:早起。今晨面对窗外的西走远山,北拥昆明湖水,朝霞满窗,心情舒畅。打开邮箱,展读大作家蔚江学兄来信,谈到夜读拙作《祈求》,感慨万千。在此抄录,与友人共赏。

 

      夜读灵焚新作《祈求》

读灵焚的诗,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若似别有幽情暗恨生,又似于无声处听惊雷。在所有可以阅及的灵焚诗作中,《祈求》无疑是最成熟、最瑰丽、最华美、又最锋利,最清冷、最鬼诡的一篇上乘之作。

短短的三百字,错过了一次轮回,走过了前世今生。字里行间的张力,以不容分说的霸道,掠过酣梦者的断弦;更以排山倒海的飓风般的冲击力,把那些无梦者和那些强说无梦的人拉回到痛苦清醒的边缘;让所有孤独和曾经孤独的人,让所有已经死去和正在死去的人,“惊起猛回头,有恨无人省。”

“如果可能,我宁可没有梦;如果有梦,最好不要让我在梦的深处醒着”便是《祈求》一诗的诗眼,从字面上它传达给读者的信息是无望与隐遁,是一种“相濡以沫何如相忘于江湖”的阿Q式的排遣,但在文字的深处,却深埋着欲说还休的困顿和九死而无悔的求索。在这里,无梦与不醒,只不过是一种“空山凝云颓不流”的短暂停顿,而夸父不知疲倦的脚步,却不会因此停歇,因为诗人无论是梦是醒,都无法真正关闭自己的心灵之窗,更无法拒绝推窗而入的灿烂阳光。

《祈求》以柔美的珍珠灰色调,调适着尖利的人生苦涩,以淡定的微笑,传递着清风过耳的幽咽。中国诗歌的传统,向来追求“哀而不伤,怨而不怒”的冲和之美。灵焚在《祈求》一诗中,深得此中三昧。但静水微澜之下,并非没有激湍,面对万家灯火和尘世温馨的独行者,也并非心如枯槁,隔世相望的熬煎,血泪交迸的风干,都不能扼制已渐老去的独行者的心灵呐喊,虽然全诗以一种淡定从容的姿态面对尘世风雨,却让人依然听到有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式的纳兰之喟叹,依然听到有如“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式的胡茄十八拍的哀忿。

《祈求》中的老者还在“等待”还在“追求”,生途中还有等待和追求,就意味着心还在,人不老。风中老者的背后,若隐若现出诗人自己不安的身影。而被一册清风阻隔的,也不单单是徒劳的挣扎,还有诗人那颗为情所累,千创百孔却依然穿行于金风玉露之间的心。

南社诗人高天梅曾评价一代情僧苏曼殊的诗“其艳在心,其哀在骨”。《祈求》亦然。又思及金庸大师所说:“强极则辱,情深不寿”,不禁为诗人和所有渴求无梦的人潸然。

(蔚江:当代著名小说家,中国作协会员,专业作家。主要著作:长篇传记《情僧---苏曼殊传》、《蒋介石总统府里的红色高参----段伯宇传》等,长篇小说《午夜废墟》、长篇电视剧文学剧本《白门柳》等,中篇小说《未完成的拉奥孔》、《爱情马爹利》、《老酒深巷》等,短篇小说《蓝光和破边草帽》、《教授和卖豆浆的女人》、《小城太阳火辣辣》、《分手的情人别见面》等)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