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M.灵焚.PH

不奢望拥有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什么。任凭心灵和思想在思索中扬蹄,在审美中自足。

 
 
 

日志

 
 
关于我

不奢望拥有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什么。任凭心灵和思想在思索中扬蹄,在审美中自足。

网易考拉推荐

东京日记  

2009-01-29 14:24: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纪念日

 今天,是我来日本的20周年纪念日。这是我改变命运的日子,这一天应该是造物主对于我的眷顾,1月28日。

1989年的这一天,我离开了上海虹桥机场,开始了漫长的求生求学之路。如果说让我出生在贫困时代贫穷的农村,让我从小经历着死别与背负家庭重压是命运对于我的意志磨炼,或者是我对于前世的业根的偿还,我只能毫无选择余地地接受,并且以全部的生存本能面对。那么,1989年的这一天,就是造物主解放了我命运中的不平等的刑期,开始让我回到自己应该从事一生的路上。虽然海外的生活并非舒坦、富足,其间更是历经千辛万苦,然而,我珍惜着,并紧紧抓住了这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这一天应该属于我的新生纪念日。

今天,2009年1月28日,我不再是扛着行李,而是带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从东京郊外自己的家中出门,步行15分钟来到闲静的车站,赶乘早上开往新宿的始发列车:5点6分,从柿生站开往新宿,这是早晨5点时段唯一的一趟“准急”。不需要在新百合车站换乘急行或者快速急行,直接坐到新宿,也只需要33分钟即可。去年一月,为了孩子在东京上大学,在东京西南郊买了一套公寓。自己没想在日本买房安家,却为孩子留下一个相对安定的起点。

回想20年前的这一天,我从上海飞渡太平洋上空,跨出了国门。记得当时我们当地有一句话:能够过海就是仙。我也就踏上了过海者的行列,虽然没有成仙,然而我在海外逐渐成人:由于极度的贫穷和从小父母的缺失所造成的潜在自卑以及挥之不去的现实不公平的阴影,通过这次过海得已克服,让我可以以平静的心态宽容而自足地活着。虽然,这期间的艰辛比许多出国者都来得多多,但是,因为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已经满足。我坦然而无怨地接受一切荣辱与际遇,并用每一天的极限付出去改变它,使这个机会对我拥有了真正的意义。

1989年1月28日下午一点,我乘坐的飞机到达成田国际机场,太阳很亮,柏油马路上白色的线条格外耀眼,这是至今没有忘过的对于日本这个国家的第一印象:干净,透明。因为是岛国的缘故吧!日本的空气总被海风冲洗得干干净净,天空湛蓝得透明,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清洁。由于空气湿润,日本女性的皮肤大多显得比较白润。一部11座的小面包车,把我们一行13人以及每人两包的行李,花了4个小时的时间才好不容易把我们打包好装上,往北,往北,从太阳明媚的东京,开往大雪迷蒙的东北。雪,还是雪,加上肚肠的饥饿,这一天的晚上11点多,我们一行到达福岛,一个被大雪掩埋的位于东北盆地里的小小城市。我大脑中第一感觉是,我在这里可能会遇见驹子吧,这个川端康成《雪国》中善良、悲情的女孩。此后的日子里有雪也有火的记忆,叙述可以省略,但那些岁月都是走到今天的起点我永生难忘……在前往新宿的轻轨上想着这些,在电脑上敲打着往事的追忆,车已经到站了。

我在日本最初回到东京是在离开成田机场那天的八个月之后,我从福岛日本语学院转学到东京日本语学校,开始了此后1年半的东京生活。我的学校在涉谷的南平台,每天除了学校就是打工的新闻店,在东京的这段时间里,我只到过新宿和高田马场,并且新宿也只 来过两次,而且都是为了回国去取机票。高田马场只去过一次,是为了找临时工。其他的地方除了涉谷之外我一无所知。因为语言不好,当时的东京对我十分陌生。我常常羡慕那些语言好的同胞。所以总想,等我语言好了,这个城市的生活对于我一定会很丰富。然而,我却再次离开了东京,前往名古屋附近的频临太平洋的城市上大学,开始了正儿八经的作为留学生的学生生活,此前,我只是一个国际民工,上学只是为了签证,不可复得的青春岁月中的两年零三个月时间,我只是为了改变经济的困境而行尸走肉般活着,除了最大限度地出卖自己可以醒着的每一个小时。没有想到16年之后的2007年,我会再次返回东京,作为学者自由地进出大学的研究室、图书馆、教室,并且是在东京迎来了我的留日生活的20年纪念日。真可谓人生如梦,岁月如歌。

在新宿车站南口很快见到远途来访的故知后,我们一起来到了涉谷的八公广场,再到东京大学驹场校园转了一圈,让20多年来的一份心愿在两个小时里波涛不惊地了却,这就是人生,叹惋又能如何?回到新宿站南口,我目送着岁月中的人在岁月中归去,平静地。此时,早晨的太阳逐渐鲜亮,还是一个人,一头乱发的我走到一座大厦的玻璃门前,从玻璃深处走出了一个我并不熟悉的疲惫身影,那人鬓发中已经几层花白,如初雪的山岭,黑白相间,原来明媚的双眼覆盖着一层薄冰,使幽深的瞳仁显得有些发白,风已经推不动些许波纹了。仔细一看,原来那就是20年后的自己,此时站在异国街道的一道玻璃门前,惊讶地端详着陌生的自己。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明白了自己已经在这20年漂泊的途中交出了江河般饱满浩荡的青春,从此不再年轻,渴望的潮水正在消退。  

感到些许的疲惫,回到家里,用半日的睡眠犒劳了自己。起床的时候,已近黄昏。心想,过了今夜,明日应该是自己从中年出发的开始。不求闻达于世,只要对得起自己。

 

                                                        09/01/28 于东京西南郊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