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M.灵焚.PH

不奢望拥有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什么。任凭心灵和思想在思索中扬蹄,在审美中自足。

 
 
 

日志

 
 
关于我

不奢望拥有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什么。任凭心灵和思想在思索中扬蹄,在审美中自足。

网易考拉推荐

告别的心情  

2009-02-17 01:14:1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丰桥,年月带不走的时光

 

要到京都开会路过丰桥,这里是我家人居住的城市,提前一天从东京出发回家一宿,今天还是晴朗的日子,阳光明丽,和风微暖,虽然时令冬天,海洋性气候的日本基本不冷。特别是丰桥属于太平洋边的港口城市,冬天的温度一般会比名古屋高一、两度,夏天则低一、两度,是一个很适合居住的城市。这里距离名古屋坐车时间在50分钟左右,名古屋铁道10分钟左右一趟,许多在名古屋工作的人把家安在这里,每天往还于东三河平原富饶的原野。在前往名古屋的路上要经过冈崎市,这个城市是日本江户幕府将军德川家康的出生和发迹的地方。至今这里的冈崎诚楼以及这里生产的八丁味糟仍然闻名遐迩。

丰桥市位于日本的中部地区,属于爱知县第二大城市,仅次于名古屋,没有什么有特色的产业,在文化上也没有太明显的特点,所以没有特色应该是这座城市的特点。市内值得一提的应该是以下几种文化景观。一条在市区穿行的有轨电车,行车距离并不远,但有特色。一座港口,丰田汽车在亚洲最大的自动化生产线在这里,而日本进口欧美汽车最大的停泊港口也在这里。除此之外,就是市内神明神社每年一次的“鬼节”,以及把火药装载竹筒里,竹筒表面再用草绳捆得严严实实的“手筒焰火”发祥地在这里。这种焰火燃放时要专门燃放手把竹筒抱在手上如抱着一根火龙,全身沐浴着火雨,直到燃放的火花熄灭为止,非常壮观。这座城市虽然不算很大,居住人口也不到40万。但却有三所大学:技术科学大学(国立)、爱知大学(私立)、创造大学(私立)。我与这座城市结缘已经18年了,从1991年来这里上学,把家人接到日本至今一直居住在这里。现在孩子长大了,虽然许多童年的记忆都留在这里,但他还是希望上大学能离开这里,想换一个新生活环境。当然并不是说不喜欢这里,而是想扩大自己的生存区域,这也许就是人的生存特点。下个月,妻子就要从这里的学校毕业,人到中年,因为我执意要生活在国内,她也只好最终决定跟随我回国落叶归根了。那么,一旦孩子四月份到东京上学,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我记忆中的一片遥远的风景了。想到这些,几分谢意,几分留恋,几分怅惘……

趁着这次回到这里的机会,我想自己必须办几件事情。首先必须到警察局去办理一下汽车执照的住所变动。一旦家人都离开这里,现在的住处必须交还给县政府,下一次执照延期的通知如果寄到这里就收不到了。所以,必须把住所改为现在东京的新住处。虽然执照的下一次更改有效期是在五年之后,那时是不是还需要日本的执照还不清楚,但是,总不能让此后的通知行踪不明。其次,想把住处周围的一些可爱的城市雕塑拍摄下来保存。丰桥这座城市虽然没有什么深厚的文化底蕴,但是,这里的城市景观还是有一定的特色,每一尊雕塑都充满着人情味,我所居住的车站附近的街道置放着许多情趣横生的街边雕塑(参照插图)。透过这些雕塑,我们不难看出这座城市的某种生活情调。而那些雕塑,平时路过的时候并不会怎么引人注目。只有在有心情的时候,偶尔在路边驻足,就会让人忍不住舒展一瞬舒心的笑容。

我对于这座城市的记忆很多很多,屈指一算,到2003年回国为止,我在这座城市整整生活了12年,人生至今超过四分之一的时间生活在这里,仅处于我在出生地所居住的时间。在这里经历过的事情很多,而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的还有几件事,对于许多人可能只是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然而对我却难以忘怀。

1991年3月,我初次来到这座城市是为了参加大学的入学考试。当时住在车站前面的宾馆。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与同来的朋友一起上街逛逛。因为我们对于这座城市的知识等于零,也就只能往人多的、热闹的地方走。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名叫“松叶通”的繁华街道(“通”相当于中文的“街”),只见每一家店铺的门口都站着几个拉客的店员,由于不知道店里是干什么的,我们都不敢进去,只是徜徉而过。第二天考完试回到东京,在日语学校的班上讲起此事,学着那些店员拉客的动作,结果闹得全班大笑,老师更是笑得前仰后翻,而我根本不知道大家笑什么。后来才知道那里是红灯区,那些店员的拉客动作是一种下流的服务动作。回想起来真是一种羞人的事情。虽然当时到日本已经两年多了,在繁华的东京居住也一年多,因为从来没有到过那样的地方,对于那些行业的行规,习性没有任何知识,也就失去了一种敏感,无知也就无畏了,在班上闹出了笑话。

考上大学后,生活的据点也就从东京移到丰桥,第二年的1992年把妻儿从国内接到日本一起生活。孩子刚到日本的时候两岁半,记得就是那年的秋天“丰桥祭”(一年一度的全市节日)晚上,我把孩子给弄了。这个节日主要特点是本市各个街区的居民派出代表队集中到车站前的大街上集体跳舞,上千人伴随着午乐翩翩起舞,场面异常壮观。不参加跳舞的人就在路旁观看。我也是带着孩子去看跳舞,本来是牵着孩子的手在人群中拥挤着。可是一不留心,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松开了手,等我回过神来孩子已经不知去向了。北京二外来的刘庆谱老师跟我一起分头到处寻找,结果还是她帮我在一个移动的卖气球的推车旁找到了孩子。原来是孩子看到卖气球的推车后对跳舞的人群失去了兴趣,跟着那辆推车走了。而我注意力却在跳舞的队伍根本没有觉察到孩子松开了手。这件事让我在那之后不太敢自己单独带孩子出门,担心类似的事情发生。其实这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刚来日本的第二个月,我曾带他去电器店买东西,我在看东西的时候,他看上了柜台上的一个机器猫造型的闹钟,他就二话不说自己抱着那闹钟就往店外走,结果弄得店员们大笑,我就只好给他把那闹钟买了下来。这个孩子小时候就是那样,看上的东西不懂得应该向大人提出想要的要求,这次也一样,他想要气球不知道要我给他买,只是自己跟着那气球走了。

在这座城市读期间,难忘的事情当然很多,不过最难忘的应该是一次发生在酒馆里的事情。那是我跟导师海老泽善一教授,好友渡边真登老师,以及同窗薮田君共四个人在居酒屋“藏屋”喝酒,薮田君趁着酒兴蔑视在日外国人,当然包括中国人。讲了许多带着日本人偏见的话。我觉得不值得跟这种人争吵,所以态度表现得很不屑。突然间,我的导师发火了,把薮田君狠狠训了一顿,何止是训斥,简直是骂了一顿。在大学读研究生期间的几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海老泽老师那样发过火,他是很少表露自己感情的人,这让我感到日本人中有良知的人还是不少,心里很感动。所以,这件事情和当时的情景至今难忘。

 还有一件关于这个城市的事情也是我不能忘怀的。那是我回国之后,由于孩子等原因我的家人选择了继续留在这座城市里生活。2004年春天的某日中午,突然接到妻子从日本打来电话,告诉我丰桥市的市役所(即市政府)某部门欺负她母子俩。那是因为孩子到了16岁的时候,需要办理单独的外国人登录证,市役所办理外国人登记证的工作人员把孩子的出生地写错了,明明是他们自己的工作疏忽却不愿为孩子更换一张新的登录证。我听了也觉得可能是他们对于我们外国人怠慢的缘故,如果是日本人的话他们不但要改,还要道歉。所以,我就直接从北京给丰桥市长事务室(办公室)打电话,准备直接向市长表达我的抗议。可是那天市长刚好不在,是秘书接的电话,秘书答应我等事情调查清楚后给予回答。过了一天,市长秘书真的给我的妻子去了电话,说明了为什么不能更换的原因所在,答应我们只要这张登录证丢了,他们会帮我们重做一张新的,并转达了市长对于我们的问候,希望妻子给我转达市政府的解决意见。过了一个月,我们就故意把孩子的那张登录证“弄丢了”,他们很快为我的孩子补办了一张出生地正确的登录证。通过这件事情,让我领教了什么叫着近代自由民主社会,作为自由民主社会公民的权利是如何得到保障的问题。

关于丰桥的记忆还有很多,不是一篇短文可以容纳的。对于过去的岁月,许多事情只能用心灵来承载。这里有我求学时代半工半读的深深脚印:工厂流水线与大学图书馆争夺青春岁月时心灵痛苦的平衡,每年大学校园的四月樱花,硕博期间研究室的彻夜灯火,还有汤谷温泉的溪流,凤来山的红叶,远洲滩帆板、伊古部的海浪,伊良湖的落霞与鹰渡……这里的人文与这里的自然是我无法用任何形式可以准确复述再现的。虽然此去经年,将来什么时候再来这里难说,然而,我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沾染上这里的泥土气味与来自海洋的风声,我可以在任何时候,任意打开一扇记忆的窗口,重新眺望那些不会流逝的时光。

                                                                             2月12日夜  草于京都皇家酒店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